工作动态
市级动态
公告公示
基层动态
卫健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工作动态 > 卫健要闻

救治“一老一小一重” 中医药显特色
日期:2022-05-20 10:19   作者:杨金伟 叶龙杰   来源:健康报  

在本轮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早期干预,全程介入,完全融入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中。其中,对于“一老一小”、重症患者、危重症患者,中医药以精妙的手段切入,取得明显疗效。

老年人 先症而治,截断病势

上海市的确诊病例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的比例达到三成,且大部分老年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基础疾病。这些因素与新冠肺炎叠加,会导致老年人病情严重、病情进展快,且容易转成重症、危重症,需要格外关注。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表示,老年人往往正气不足,脏腑虚损,气血不畅,痰浊瘀滞等基础病证较多,感染新冠病毒后容易迅速加重,需要重点救治。在治疗时,要注重扶正,保护正气,采用益气活血、益气养阴等方法。在祛邪方面,注重“清”和“通”,可采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等方药。

3月29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发布了由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炜执笔的《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中医药诊疗专家共识(2022春季版)》,“荆银固表颗粒”“荆银清化颗粒”作为共识协定方,被送进各级定点医院、方舱医院推广使用,达到了早期中医药干预的目的。对老年感染者的治疗,以加快核酸检测结果转阴、减少病情加重、减少病亡率为目标,结合三因制宜,以辨证施治为原则。在国家专家的指导下,上海市制定了《上海市老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中医药救治工作专家共识》,同时组织线上培训,推进中医药在全市老年患者中普遍使用。

“西医认为无症状,但中医确有证候。”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张伯礼表示,针对老年患者这样的高危人群,提早使用中医药进行干预,就能很好起到“先症而治,截断病势”的作用,避免老年患者发展为重症,减少死亡。在一些西医治疗比较棘手的环节,中医能够巧妙地切入进来,中西医相辅相成、优势互补。在临床上,虽然有些老年患者看似是普通型,但当出现发热持续不退、神魂不清、大便秘结、痰黏难咯、肺部渗出不吸收等症状时,就要抓紧时间治疗。比如,有些老年人几天没有通大便,舌干苔燥,呼吸喘促,需要用通腑泄热、急下存阴的方法干预,让其大便通畅,呼吸有所改善;有些老人痰黏难咯,咯不出痰导致血压升高、肺部渗出不吸收,需要用清热祛痰的方法减轻症状。治疗的关键在于抓住当时可能导致疾病恶化的症状,先症而治,阻断病势发展。

儿童 内外治结合,让家长参与

疫情初起,由上海市中医医院牵头,徐氏儿科、董氏儿科等海派中医儿科与以治疗疫病闻名的张氏内科携手,商讨拟定了儿童抗疫系列方,经上海中医儿科及中西医结合儿科专家团队反复研究讨论,很快形成《上海市中医药防治儿童新型冠状病毒变异株感染专家共识》。共识包括适用儿童的“一方一汤一茶”,后经张伯礼、刘清泉等专家论证完善,在该市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使用。张伯礼表示,对儿童的治疗要内治外治相结合,通过药物干预和中医手法综合施治。

“儿童年龄小,主诉不清,也不适宜做CT,因此儿童救治的最大难点在于病情判断和新冠肺炎分型。以往其他省市疫情中,新冠肺炎患儿的数量没有这么多。解决上海新冠肺炎患儿治疗遇到的这些新问题,可为后续救治积累更多的经验。”刘清泉表示,儿童无症状、轻症患者居多,目前还没有适用于儿童适应证的药物。此外,大部分儿童喜甜厌苦,抗拒服用中药,导致难以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为让孩子们能把汤药喝下去,刘清泉对方子进行了调整,增加甘草、山楂、冰糖等制成药食同源的“甜汤”,改善汤药的口感。

“除了药物治疗,还使用了传统的中医非药物疗法。”刘清泉说,中医推拿是治疗小儿外感疾病的一种常用治疗方法,小儿推拿在古书上就有记载,经近代儿科专家整理后成为缓解发热、咳嗽、消化不良等症状的常见治疗手法。诸如开天门、推肺经、小儿捏脊等治疗手段,对低龄儿童、药物不耐受的儿童,尤其是症状轻微的儿童,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治疗选择。

医护人员将这些手法制作成可操作的视频,并把相关二维码张贴在方舱,供家长扫码学习使用。“家长参与到孩子的保健中,有利于提升孩子的免疫力。同时,这些中医治病保健的手法被保留下来,在疫情之后仍能够继续使用。”刘清泉说。

重症 中西医融合,各显优势

“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最重要的是多学科合作,重症医学科、呼吸科、营养支持、护理、中医等都可以发挥各自优势,集体发力,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从而控制病情、逆转病情、降低病亡率。”张伯礼说,总体来看,就是要分辨高危人群,要多“望一望”,重视基础疾病变化,多学科联合,早期干预,辨证论治,一人一策,抓住主要症状和核心病机确定中西医结合临床救治方案策略。在用药时机上体现“早、快”,在治疗策略上体现“清、通”等关键要素,有时可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同时,注重调节机体整体状态,避免患者进展为重症。

中医药积极参与上海重症患者治疗,实践证明,在呼吸、循环支持方面,针对一些难点问题,中医救治方法可行,疗效可靠,效果明显。张伯礼在一次查房时遇到一位有休克风险的重症患者,血压总在波动,精神萎靡,给予升压药维持,但隔几小时血压又降下来。“这名患者血压不稳,四末凉,首要问题就是解决血压的问题。通过给予参附汤和独参汤,这名患者过了几个小时血压慢慢回到正常范围。”

面对4月中旬以来上海重症患者显著增多的情况,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工作组组建了国家和市级中西医结合专家团队,对重症患者实行中西医联合巡诊。“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我们做到了中西医结合、中西医融合,扬长补短。”刘清泉介绍,在生命支持方面,现代医学有一套完整成熟的技术,但在此过程中有一些环节处理起来比较棘手,往往在这个时候中西医就能形成互补。在呼吸机支持下,中医疗法的介入,让呼吸机支持力度越来越小,让患者逐渐转好。

总结中医药参与救治工作的经验,张伯礼说,上海抗疫是一次中医药守正创新的实践,既发挥了传统治疗优势,又结合新问题进行了创新。比如,创新灌肠的手段,一些患者上了呼吸机后出现消化不良的症状,无法吸收药物,通过灌肠滴灌的方式给药,有利于患者吸收药物,达到治疗的效果。

中医在重症治疗上缺团队、缺领军人才,这是张伯礼此次最大的感受。“中医要有自己的阵地,才能在重症救治中彰显特色优势。”他表示,下一步,要加快国家中医疫病防治基地重症病房、ICU建设,加快中医重症团队包括学科带头人、学术骨干的培养,进一步重视重症技术疗法和新药物研发,还要注重对中医治疗重症的疗效建立相应的评价体系。“中医过去有三宝——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在新的时期,是否能研制出现代‘新三宝’?这些都倒逼我们下功夫实践和研究。”

分享: